“消失?”岳云飞叹了口气:“好像,在你手脚腐烂,小jj烂掉,变成植物人以后就会消失吧,需要多久 ”

    看到邓利超害怕的眼神,岳云飞慢悠悠地说道:“用不了多久,可能也就三两天的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小鸡鸡烂掉!邓利超身体一震,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手脚腐烂,变成植物人。他再退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药,想骗我吗?”邓利超一双眼睛片刻不离岳云飞的脸,只要岳云飞出现异常,他就会相信岳云飞在对他乱忽悠。

    可是他失望了。因为岳云飞根本就是一副不关他事的表情,会不会烂,都不要找他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事情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,也足以把他吓尿了。

    “把解药给我,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。”邓利超铁青着脸,心中有种把岳云飞的身体捣成肉泥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先学声狗叫 ”岳云飞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邓利超的脸色立马就绿了,再怎么说他也是有一定身份的人了,现在居然要他当着岳云飞和闻人慕雪的面学狗叫,邓利超恨不得将他们两人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但面对威胁,害怕自己的身体真的会变成岳云飞所说的那样,邓利超终于从嘴里艰难的吐出几个字:“汪,汪。”

    “没吃饭吗?为什么我听不到。”岳云飞抠了抠耳屎,眼里满是戏谑。

    “汪汪”

    这次要流利多了,声音也响了不少。

    先前咄咄逼人的邓利超,此时仿佛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一条狗,摇着尾巴祈求主人的原谅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原因,先前面对这个成熟又有心机的邓利超,虽然自己属于上级,但面对他的态度,闻人慕雪总有一种胆怯的心理。

    尽管她藏的很深,但确实存在。可是邓利超学狗叫后,除了有一种报复后的爽快,心中那若有若无的胆怯,全部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原来他是为了我!

    闻人慕雪眼神很复杂,她知道岳云飞是在故意羞辱邓利超。

    邓利超脸色很难看,但却只能再次不甘的开口:“主人,可以把解药给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在你今天还挺乖的份上,自己过来拿吧。”岳云飞翘着二郎腿将解药扔在了自己的脚边。

    邓利超深深的底着头,无奈的从岳云飞的脚边捡起了解药,阴沉的有种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再呆下去只能是自取其辱,拿着解药,狠狠的瞪了岳云飞一眼后,平静的说道:“我们还会再见!”

    傻瓜都能听出来,这句话里面的潜在意思,有的时候平静的人才是最可怕。

    他们不像只会发怒如野狗似的人疯狂,但却会找准时机,给予敌人致命一击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这种人是最让人头疼,如果是其他人,也肯定会在心里担忧,正人君子还会与他说上一句:“期待与你的较量。”

    但邓利超显然低估了岳云飞,他刚刚走到门口,身后又响起了恶梦一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乖狗狗,我是你的主人,见面当然是常有的事啊,再说,你过两天万一又来找我要解药了,我不是还得给你配吗?”

    门口邓利超的身体就像被雷劈到一样,停了下来,最后终究没有就这么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这个解药只有缓解作用,如果想要标本兼治,得按疗程服用才对。”

    你麻辣隔壁的,还按疗程服用,我服你妹啊。

    邓利超此时真有种骂娘的冲动,他终于明白,岳云飞并不止是玩玩他那么简单,这个他眼中的小伙子,一开始就打算把他自己完全控制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问:“主人,几个疗程能服完?”

    “咳咳,本来只要三个疗程就完了,但是刚才被你那一眼瞪的我心好慌,这药的配方都被吓忘了,要再重新想起来,可就得看你的表现了”岳云飞一副苦恼的样子看着邓利超。

    邓利超有一千种理由杀死岳云飞,但却没有一个办法杀死岳云飞。他只能默默承受岳云飞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我做什么!”邓利超彻底忍不住了,他只能和岳云飞直接挑明。

    “呵呵,跟我走吧。现在就出发。”岳云飞眯起了眼睛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心黑啊!

    邓利超不得不服软,想要好好的活命,他只有跟着岳云飞一块。他知道,自己此时只配做岳云飞的一条狗,被岳云飞随意支配的份。如果不行,岳云飞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岳云飞,你要去哪?”闻人慕雪对着离开的岳云飞问道。

    “慕雪,你等着,看我去给你出气。”&nbsp [:]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